共享辦公室的出現會對哪些領域產生影響?

在各種資源分配中,最重要的大概就是土地資源的分配了。

大城市領先的樓價,黃金地段高昂的寫字樓租金,就是這種土地資源分配的連橫博奕後的結果。

在“按價格分配資源” 這個現代市場制度及土地資源的稀缺性下,大可以預期很多住戶將不能擁有自己的房子,而很多企業家不會租到自己最合適的辦公室或鋪位。

R514

但是,有沒有一個「更公平的方式」為家庭和企業家呈現給人類的價值進行公開評估?這樣,通過這個方式,或許就能分配到更適合的“空間資源”(從房子到辦公室)給那些急需空間的家庭或企業家。

在這種更加公平的資源配置體系建立之前,大眾也只好從市場中選擇那些“更便宜的空間”及自己所能負擔的空間。

選擇“低成本空間”對創業活動的持續進展和最終成功極其關鍵;

如果把小預算的很大一部分用來支付各種“房租和物業費”,企業的技術創新活動就會因為資金投入的減少而大打折扣,從而使企業的成功成為「無源之水」。

剛開始,幾乎所有大型科技公司都有在簡單廉價的空間工作的經歷;我們最熟悉的Steve Jobs創立的蘋果公司,最初就是在車庫里工作的;阿里的馬雲也是在一個擠擁的工作間中起動1688.com。

共享辦公室的出現會對哪些領域產生影響?

共享辦公室”,包括各類“孵化器”,承擔著“為創業者提供合適辦公空間”的使命。

不需要太多錢,同時也不需要花太多精力在找辦公室上。創業者可以在相應空間服務提供者的幫助下,迅速獲得一個可負擔的辦公室和幾十個“工作站”,用於自己的「創業之路」。

除了“共享辦公室”,許多“孵化器”項目也為高科技初創項目免除創業者最初幾年的租金,亦有好些政府的基金支持相關企業的發展。在香港,特區政府為鼓勵本地青年人創業,推出類似孵化器的「青年共享空間計劃」,邀請已活化的工廈或商廈業主撥出樓面作為工作空間或創作室,以不多於市值三分之一的租金,出租樓面予合適的非政府機構營運或由業主自行營運,而營運機構則以不多於市值一半租金的優惠價將工作空間或創作室提供給青年租戶。首批參與計劃的業主共十個,提供十個物業,分布於觀塘、荃灣、黃竹坑、荔枝角、灣仔;部份交由數碼港、保良局、創新教育基金、藝術發展局、香港工業總會等機構營運、亦有私營共享辦公室營運商如Allfix Co-working Warehouse等參與計劃,在不同角度支持本地創科行業、年青人創業。

對於年青人來說,共享辦公室的降臨可以降低辦公場地的花費,同時亦可讓創客們在共享空間中發展人脈、甚至找到投資者願意投下「天使資金」孵化創業項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Translate »